腾磊石材

再论石牌坊和新农村文化建设的结合点

乡村文明是中华文明史的主体。耕读文明是我们的软实力。农耕文明不仅是一种耕作方式,还是一种道德思想文化的传承。牌坊就是历史遗存。在当代社会,我们需要把中华文明继续传承下去,10亿人的乡村这块重要阵地是绝对不可以放弃的。否则,一个必然的结果就是别人会来填补我们的精神空白。整个中华民族就会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

儒学乡村讲堂,归根复命!石雕牌坊,弘扬道德正能。像当年的孔子;乔达摩悉达多一样为荒漠化的乡野进行灵根再植!重建温情的乡土中国!     

在我国的古代建筑中,遗存至今的明清的石雕牌坊比较常见。它们的造型虽然大致相同,但在大同中又各存小异,如果仔细阅读,小异中又都各各蕴含着不同的文化内涵。

一些城镇的繁华街道上,有座石雕牌坊突兀矗立在民宅之间,与周围青砖碧瓦的民居形成鲜明的对比,既打破了单调的沉闷,却又显得十分协调。来往行人穿行期间,市镇繁荣昌盛尽都体现其间。这种石雕牌坊俗称“过街石牌楼”。它既是街景的点缀,同时又是方位的坐标,供人辨别方位,犹如今日的路牌。一些较大的城镇都市,这样的石雕牌坊往往不只一座。现在,有些牌坊虽然实物无存,但用以冠名的街道却依然照旧,如东牌楼大街,西牌楼大街,有的干脆就称之为某某牌楼。前人就用这种坐标点编排门牌号数,如某处民宅就叫做“小南关四牌楼甲字一号”。建造此类石牌坊,属于街区规划范畴,既不必向官府申请,也无需官家批准,只要建筑条件允许,即可开工建造。

雄伟的建筑是消除我们民族自卑感的一剂良药。任何人都不能只靠空话来领导一个民族走出自卑。他必须能建造一些让民众感到自豪的东西,那便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建筑。这并不是炫耀,而是给国家以自信。我们的敌人和朋友一定要认识到这些建筑巩固了我们的政权。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写道:“人类没有任何一种重要的思想不被建筑艺术写在石头上。”《西洋美术史》上也这样认为:当我们想起过去的伟大文明时,我们有一种习惯,就是应用看得见,有纪念性的建筑作为每个文明独特的象征。园林石雕是“凝固的音乐”他有强烈的暗示作用,对社会心理的作用非常大,建筑史可以与人对话的,它能表现中华民族的风貌。吴冠中先生参观央美石业05376814208的众多牌坊后说:“一座牌坊就是一座中国古建筑的标本,代表着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牌坊的由来,建筑大师梁思城先生早作过推论:“牌坊为明清两代特有之装饰建筑盖自汉代之阙、六朝之标、唐、宋之乌头门,棂星门演变形成者也。现在中国保持最好最早的牌坊当为石雕嘉祥武氏祠的汉代石阙。”

最热销的石雕牌坊

建在陵墓、祠堂、寺院门外的石雕牌坊。这类石雕牌坊虽然等级规格方面有所限制,但也如宫殿楼阁一样,却无其它特殊规定。此类石牌坊均属辅助建筑,其功能除了烘托主体之外,多少也存有“纪念”性质和创造气氛的作用。

另外,在一些规模较大的园林中,往往也建有石牌坊。这种石牌坊一般都是为造景而建,它的选址比较自由;造型或简或繁,也视周围环境而定,如果运用得当,比一般亭台楼阁更能启人遐想。
最受欢迎的石雕牌坊
一些市镇乡里中,见得更多的是“功德牌坊”和“贤孝牌坊”,此类石牌坊的文化内涵较为复杂。首先,功德牌坊并不是谁都可随意建筑的。在封建社会里,某些王公大臣对于皇家社稷建有卓著功勋,皇帝便御赐准予建造功德牌坊,凡属御赐,等级最高,恩宠也最深,这种荣耀,不但荣耀本人,而且泽及后世。另一种则是主人筹划,但须由朝廷恩准建筑的石牌坊。如山东淄博市桓台县新城镇的“四世宫保”砖石牌坊便是如此。

在里乡市镇间,最常见到的是“贤孝牌坊”。自汉代以来,历代王朝提倡封建礼教,对于义夫、节妇、烈女、孝子、贤孙,为旌表其节义,常由朝廷、官府为之立牌坊、赐匾额,以示恩宠和表彰。故此,这类石牌坊建筑得甚多,现今遗存也较多。仅安徽省歙县一县,就遗存各类牌坊上百座之多,故有“牌坊之乡”的誉称。
做工精美销量最美的石雕牌坊

牌坊的建造,至明清两代石雕牌坊的历史源流至今,现存的石雕牌坊也以明清遗物为最多。石牌坊以明嘉靖间修造的明长陵石牌坊为最早,保存也最为完好。这是一座五门出头式石牌坊,体量宏大,造型端庄,白色的石牌坊和后面红色的大门呈强烈的对比色,再加上蓝天白云,在强烈的对比中,更烘托出陵墓的肃穆、庄严和神圣气氛。

九龙星石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