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磊石材

“五卅运动”纪念碑雕塑群诞生始末

    在上海,五卅运动的纪念物有不少:上海龙华烈士陵园中,设立了五卅广场,有一组五卅烈士雕塑及浮雕墙;南京东路步行街泰康食品门口,有一块“五卅惨案纪念”小碑;位于普陀区的顾正红纪念馆,广场上树立着顾正红的雕像,墙上镶嵌五卅运动花岗岩浮雕……但要论地理位置最重要、规模最宏大的纪念碑雕塑群,当属坐落于南京西路绿地中的五卅运动纪念碑。

     从1990年5月落成至今,这座银白色的现代雕塑已在南京路上闪耀了27年,而它的设计者余积勇,也从34岁的青年雕塑家成长为年逾花甲的城市雕塑大师。近日劳动报记者专访余积勇,由他倾情讲述这座著名城市雕塑的创作和建成始末。

     “五卅”在繁华闹市中闪耀光芒

     在南京西路、西藏中路西南侧的一片绿地中,五卅运动纪念碑已经在此矗立了27年之久,用凝固的艺术诉说着那段历史。

     走进绿地,这座纪念碑的全貌展现在眼前。正中是高15.6米、宽21米、重达50吨的不锈钢雕塑,它那放射状的造型恰好构成“五卅”二字,银色的不锈钢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透过主体雕塑,可以看到后方是一座高3米、宽4米的青铜雕塑,表现的是两个英勇斗争、前赴后继的工人形象。

     这组纪念碑还有三块弧形的花岗岩石碑,中间一块高5米,宽24米,正面陈云同志题写的“五卅运动纪念碑”七个镀金大字,背面是陆定一题写的千字碑文。另外两块碑体分别高4米、宽12米,背面各有一组展现五卅斗争历史的浮雕。

     由于毗邻上海最繁华的商业中心,五卅纪念碑也成为游客的必经之地。游客到此,总要拿起手机拍下几张照片,或者与参天的“五卅”来个合影。尽管周围都是摩登的建筑,但这座纪念碑却并不违和,透露出现代与昂扬的气质。

     经历27年的风雨,背面碑文字迹略有些模糊,但还是能读懂它的慷慨激昂。为了纪念五卅运动,当年曾在五卅殉难烈士墓前建立纪念碑。1932年1月28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沪战争,原碑被日本侵略者毁坏。在纪念五卅运动60周年之时,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市总工会根据广大人民的愿望,重建五卅运动纪念碑,以激励后人,继承烈士遗志。  仔细阅读石碑上的文字,还可以获得更多的信息。纪念碑落成于1990年5月30日,2000年经历过一次修复工程。纪念碑的主建单位是上海市总工会,参与协作的还有黄浦区人民政府、上海市职工技协等几十家单位。值得一提的是,它还刻下了这座城市雕塑设计者的名字———上海油画雕塑院的雕塑家余积勇和上海园林设计院的设计师沈婷婷,而在其他烈士纪念碑上,几乎是找不到作者的名字。

     设计雏形诞生于33年前

     “纪念碑落成那年,我当时才34岁,”余积勇翻开一本厚重画册,指着照片中一个额头上绑着发带的年轻人说,“五卅运动纪念碑是我设计的第一个公共艺术作品。”30多年来,他和上海的城市雕塑共同成长,其公共艺术作品遍布上海、北京、南京、郑州、苏州、宁波等地。

     作为重大题材、重大工程,五卅运动纪念碑为何选择了当年初出茅庐、默默无闻的年轻人?这是一次公平的竞标,早在1984年就向全国艺术家发出了征稿启事。由于五卅运动本身就极具国际影响力,在上海地标性的南京路立项建造五卅运动纪念碑,更是意义非常,因而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艺术家。在上世纪80年代,国内对于城市雕塑还没有什么概念,也没有在高校内开设相关学科。每当需要建造纪念碑、纪念雕塑时,总是由政府组织、命题创作,交由艺术院校雕塑系的教师付诸实施。不得不说,五卅运动纪念碑的公开征稿,是一次历史性的突破。

     彼时,余积勇还在上海工艺美术研究所任职,从事的是黄杨木雕设计,多年来精雕细琢的都是精美的小物件,从没想过还能和资深雕塑家共同竞争,创作宏伟巨制。他利用业余时间设计出纪念碑的雏形,从一开始便定下以汉字“五卅”为原型的主体雕塑,其放射状的构图突破了建国以来国内纪念碑雕塑的固有模式。

     “第一轮征稿总共收到了270多套设计方案,没想到的是其中有200多套设计都是同样的套路:中间是一个高高耸立的石碑,在石碑的周围是一圈英雄形象的浮雕。”显然,这也是普罗大众对于纪念碑的固有形象,但太过庄严肃穆并不适合商业空间。而余积勇1984年提出的设计方案独树一帜,他将纪念碑对历史事件的追念与对城市现在和未来发展的启迪结合起来,其雕塑语言也与发展中的现代城市风格相吻合。经过两轮竞赛,1986年,该设计被上海市人民政府确定为实施方案。

     雕塑语言契合城市风格

     1986年,余积勇的工作单位调到了上海油画雕塑院,从此全职投入五卅纪念碑的修改、放大和建造,没想到又投入了4年之久,他原本浓密的头发就是在那几年掉的。

     “1986年定稿后,我又花了2年时间修改圆雕和浮雕。”余积勇表示,单有一个“五卅”的主体雕塑不足以支撑他的作品拔得头筹,他还设计了一座“前赴后继”铸铜的圆雕以及两组浮雕,表现的是千千万万个在黎明前倒下的先烈的缩影,用丰富的内容和故事支撑着作品的内涵。

     远远望去,“五卅”二字既像挥舞着的双手,又像是太阳发散着光芒。在这光芒的中间,一个工友满腔悲愤地怀抱倒下战友的身躯,似乎在声声呼唤着,要奋力前进,将革命进行到底。铸铜沉重的分量感与立体主义的表现手法使得整座圆雕透出一股无限扩张的力,加强了整件作品的悲剧性,再现了可歌可泣的历史事件。而两面弧形墙体背后的浮雕,是对整个“五卅运动”的回顾。这里有被穷困和生存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工人,有悲痛欲绝、呼天号地的妇人,有饥饿得趴在母亲身上的婴儿,有振臂疾呼的学生,有摩拳擦掌、紧握铁锤的愤怒人群……红旗导领着人民,人民在战斗,这是一首如歌如泣、气贯长虹的战歌。简练的几何形体,在复杂的结构关系中不断重复,加强了观众的印象,使整块浮雕形成一种纪念性的环境,一种悲壮的氛围。这些形体被溶入花岗石里,更是一种坚固的记载,一种永恒的证明。

     在泥塑放大阶段,原上海市副市长倪天增亲临现场进行指导,原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沈柔坚也与他进行探讨。余积勇说:“在最初设计时,我还思索着如何用罗丹式的雕塑塑造英雄人物。可越到后面的设计,人物的形象就越抽象、越凝练。人物的肢体穿插、碰撞,就像机器在轰鸣。”这在当时算是非常前卫的设计,却意外获得了理解和认同。”也正因为极具现代风格的设计,使得这座纪念碑既有别于南京路上直立的高楼,又能与喧闹的街市气氛取得协调。

     造船工人奏出钢铁交响曲

     作为恢复高考后浙江美院的第一批大学生,余积勇在校阅读了大量书籍和画册,不仅了解传统雕塑,还了解公共艺术的前沿趋势。选择不锈钢作为主体雕塑的材料,也是五卅纪念碑设计的一大亮点。他认为,不锈钢材料具有强烈的现代感,轻快、昂扬、激奋,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江南造船厂承接了主体雕塑的制造工作。“几乎天天泡在车间里,每天和工程师商量如何把一块块钢板焊接拼搭起来,这里面存在很多技术难题。”余积勇记得,一开始钢板拼接时总是拱起来,浪费了不少材料,但市总工会还是全力以赴地支持,几乎不惜工本。”

     他清楚地记得,造船厂在车间里锻造好所有的雕塑构件后,于1989年秋运至当年人民公园北端的施工场地。“当时派了20几部大型平板车运送,周围交通管制,还有警车开道。”此后,工人们在现场施工将近一年,整体雕塑才于1990年5月剪彩落成,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该纪念碑获得由文化部、建设部、中国美协、全国城市雕塑建设委员会等联合颁发的“第二届全国城市雕塑优秀奖”,也让世界认识了余积勇及其公共艺术。据悉,一批国外专家应中国政府邀请,在考察中国的公共艺术后,将五卅运动纪念碑作为唯一一件中国艺术家的公共艺术作品收入《公众艺术及模式》专著,还被一位国际公共艺术权威盛赞:可与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汉姆博物馆媲美。

     余积勇还透露,当年在建造地铁2号线人民广场站时,一度主张将纪念碑拆除。但经过专家核实,纪念碑的选址恰好是一块空地,避开了1、2号线的交汇,只是改建了园林设计部分。当人们走近雕塑穿梭其中,抚摸着块状结构的不锈钢立面,仿佛听到了一种深厚雄浑的金属撞击声,它犹如一部钢铁构成的交响乐,缅怀故人,憧憬未来。


九龙星石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