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磊石材

惠安石雕 千年艺术传承

 在国内石雕界,素有“北曲阳,南惠安”之说。曲阳指的是河北省的曲阳县,元、明、清三代,北京皇家宫苑里的汉白玉石雕工艺几乎全都是曲阳石工的手艺。而惠安石雕的本源也是出自黄河流域,随着晋、唐以来的北方移民大规模南下而传到了八闽地区,同样是源远流长,艺风广被。早期的闽南石雕风格粗犷流畅,例如闽南林姓始祖林禄(东晋)墓地上的文武翁仲、虎、羊石雕,唐末王潮墓园中的人物雕像,以及宋代洛阳桥墩上的石将军等,无不表现出古代中原文化的特点。此后,惠安石刻汲取、融汇闽越文化,并与当地的建筑艺术相生相伴,至明代崇武建城以后,已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成为南派石雕艺术的典型代表,并随着移民和华侨的脚步传播、影响到台湾和东南亚各国。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早期的惠安石雕主要应用在陵墓与祠庙等建筑中,明清以后的大型民居也越来越多地使用石雕。除了牌坊、门楣、勾栏、门窗、柱础等建筑构件上面的装饰性石雕外,最精彩的要数圆雕的石狮、龙柱以及神佛造像。

    石狮、龙柱和神佛造像同样也是北方石雕所擅长的主题,但惠安石雕却绝不与之雷同,而是表现出强烈浓郁的地方文化色彩。例如,惠安的石狮绝不像北方石狮那样稳稳当当地蹲坐在台基上,呈现出一种雄浑、健劲、凛然的皇家气派,而是采用摇头摆尾的站姿,胸披彩带,足抱绣球,洋溢着南国民间的喜庆气氛,与民间舞蹈中的“南狮”一脉相通,使人似乎能够听到锣鼓的节奏。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北派石狮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北派石狮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崇武南门外的北派石狮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南派石狮  厦门南普陀寺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南派石狮  漳州南山寺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南派石狮  厦门鼓浪屿

    尽管北方龙柱也采用大量的高浮雕手法,但龙的造型虬劲而不失浑厚与凝重,石龙缠绕在石柱表面,与之浑然一体;从漳州文庙的明代龙柱上,还能看出明显的北方风格,但自清代以来,惠安龙柱就出现了明显的变化,除普遍使用高浮雕外,镂(透)雕手法越用越多,石龙对中心石柱的依附越来越少,大有凌空脱去的动势。到了近现代,惠安石工在雕琢手法上争奇斗异,石龙柱看起来大有“鸟巢”一般的繁复,其精细处不由得让人联想起闽南的面线和北方的龙须面。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北方龙柱  曲阜孔庙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曲阜龙柱  细部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明代闽南龙柱  漳州文庙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清代闽南龙柱  泉州开元寺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崇武关帝庙龙柱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当代崇武石雕龙柱

    惠安石雕里还有一种叫作“针黑白”的传统工艺,是在磨光的石板上,用微型钢钎击凿出粗细不同的凹点,形成类似中国水墨画或是黑白照片的效果。如今,又在此基础上继续创新,发展成一种称为“影雕”的独特技法,被称为中国石雕一绝。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天风海涛看崇武:惠安石雕 1

    如今,惠安的石雕与石材产业已然形成了园林雕塑、建材构件、碑石、器具、工艺品五大类产品上千个品种,成为惠安县的支柱产业之一。从崇武古城北门外的崇武新大街向西向北,建起了崇武石雕工业区,以行政村为单位划分成的5个石雕工业区,集中着全镇500多家大大小小的石雕厂,在惠崇公路两侧形成了长达五华里的石雕走廊。

    1996年3月,崇武镇被国家授予“中国石雕之乡”的称号。

    随着科技的进步,惠安石工对坚硬石材的加工能力日益提高,工艺简单的建筑石材产业得到了迅猛的发展。然而,石雕产业的核心部分在于传统的雕刻工艺,而工匠个性化的手工技艺则是现代化技术无可替代的,从工艺传承的角度看,惠安石雕的发展存在着巨大的潜在危机:石雕艺人的文化程度普遍较低,传统技艺大多是在师徒间或家族中以口传心授的方式承传,现代工厂内的学徒很难真正学到传统石雕工艺的精髓。随着老一代石雕艺人逐渐退休,整个石雕行业后继乏人,珍贵的手工雕刻技艺正越来越多地被简单、快速的机械化手法所取代。

    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惠安石雕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九龙星石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