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磊石材

泉州寺院古建的雕刻题材都有什么

本公司承建的马来西亚斗母宫的寺院雕刻中,有不少浮雕、透雕、沉雕类装饰雕刻,有取材自佛教典故中的亭阁楼台的方形窗,雕镂龙、鹤、蝙蝠等吉祥物的多角形透雕花窗,以及雕有《应龙献瑞》、《九龙壁雕刻》等图纹的石鼓(也叫做门墩石或者抱鼓石)等。

20140728000124187.jpg

石雕龙柱创作在原先基础上更加成熟化,不仅体现在艺术风格更精致、纤巧,在营销上也更商业化、产业化,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石雕成为这个时期惠安对外贸易的主要产品。惠安传统石雕艺术在遵循自身规律发展的同时,也受到了海外艺术理论和创作技法的影响,开始注重线条结构和形态神韵的刻画,精雕细琢,技艺突飞猛进。这个时候以龙柱、石狮和历史人物雕刻为代表的惠安青石雕作品遍布海内外。

明清时期惠安石雕由清新洒脱转向精雕细琢,石狮、牌坊和龙柱都是这个年代的主要代表。如曲阜龙山寺内的一对辉绿岩透雕大龙柱,还有石雕影壁中的浮雕龙,(整体造型流畅飘逸,扇形鳞片匀称叠拼,腿趾头刚劲有力,气势十足,鹿角呈祥、龙须飘然,虎眼仰望苍弯,大有呼啸而上腾云而去之动态,被称为“千年古煞”;

建于清末民初的台湾龙山寺的翻天覆地龙柱(见下图)龙柱雕刻,盘龙柱 也是惠安龙柱的珍品;还有台北霞海皇城庙的石狮,都标志着这一时期的石狮工艺风格,其特点就是在工艺上注意线条流畅、结构匀称、形态逼真、神韵洋溢的美感。这一时期是石雕艺人开始走出惠安向外发展的时期,也是惠安石雕发展的成熟时期,南派石雕开始脱离北派传统,自立门户并与其并驾齐驱。

这个时期的惠安石雕艺术风格上讲究形神兼备,富有动感和气势,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动态和神态美;艺术特征上突出纤巧、精细婉约精美的视觉效果,形制崇严、雕工精致,造型上带有明显的装饰性韵味,标志当时较高的石雕工艺水准。

九龙星石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