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磊石材

石雕厂讲解石雕佛像塔的雕刻手法

灵活随机地并用各种雕刻手法,是寺院寺庙浮雕佛塔雕刻浮雕的一大特点。圆雕、浮雕、线刻等表现方法常常被不拘一格地并用于一件石雕之上。如佛像的头、手等部位为圆雕,身躯则依附于石壁用高浮雕形式,衣饰等细部则用线刻形式表现出来。因而,除高浮雕的表现手法之外,线刻也是辽塔浮雕常用的一种技法,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寺院佛塔雕刻浮雕技法中的线刻艺术。 

佛教石塔佛塔,花岗岩石塔 中国传统造型艺术自古就非常重视对线条的锤炼,书法、绘画及装饰图案都将线条作为表现笔力、风骨与神韵的载体,可以说,线的形态和趋势是古代塑造艺术形象的首要因素。在辽塔上有许多花卉装饰纹样,这些纹样内部结构主要为轮廓线和动势线,它虽不如书画用线般纵横态肆,但通过线的弯曲扭动,使原本平实刻板的形象产生了生动鲜活的表现效果,如武候塔上的荷叶纹样,内部纹理线条曲直相济、自然流畅。不仅花卉植物多用线条表现内部结构,而且动物、几何形也常常采用线刻的雕琢方法去体现造型的细节和内部物征。 

寺院佛塔雕刻上的人物虽然用高浮雕的雕刻手法来体现突兀的造型,但是佛像、菩萨等人物的衣纹线也用线刻手法来表现。大明塔上的坐佛,其宽大的衣裙因坐势而簇集成皱褶层叠的状态,这些层层叠叠的衣纹由各种弧度不同的线条刻画出来,自然流动的线条随人体结构的转折而变化,将衣裙柔软的质地十分清晰地呈现出来。同样,辽阳白塔上的坐佛也是用线刻描绘衣纹,使雕像形体起伏有序,服饰不仅有着饱满的体积,而且不失其整体内容的丰富性,将其服饰的重叠厚重的风格准确的表现出来。天宁寺塔上的菩萨雕像,其衣裙因为运用了流动的“线”,使得这些随着形体轮廊起袄而变化的衣褶,像清泉的涟漪有着轻轻的节奏和韵律感,从而体现出一种强烈的装饰美感。 佛塔经幢出食台图片 辽代佛像的服饰还有一大特点,就是用线条在两小腿处各饰一条弯曲如小蛇行状的衣纹,有小蛇行状线条的衣纹应是断定其为辽代佛像雕刻的重要依据之一。

七层佛骨舍利塔

朝阳北塔上的佛造像小腿处就各饰一条弯曲如小蛇形状的衣纹,这种蛇状衣纹很难在唐佛和宋佛造像上见到。虽然不可能用蛇形衣纹作为标准来检验所有的辽造像,但凡具备此种衣纹的佛像都可考虑为辽代所作。辽塔上的线刻浮雕还体现出“以直限曲”的艺术特征。“以直限曲”就是指多以直线构成框架和界限,这些直线本身也是图案的组成部分,内部饰以曲线的动态形象,造成强烈的对比映衬效果。西岗塔基座上的攀龙石雕,攀龙被束缚在长方形的框架之中,中间线刻浮雕石龙动态夸张,身体造型扭曲盘转,仿佛要从被束缚的框架中呼啸而出。天宫寺塔上的花卉纹样雕刻在长方形的青砖之中,砖雕内部,曲线形的花卉所蕴含的动态及蓄势待发的力度与外部青砖轮廓表现出的平和、稳固相互衬托呼应,使婉转的图案显得多了一些刚健和规矩,也使刻板的建筑构件富于活力与激情。 

形神兼备、生动活泼的造型是寺院佛塔雕刻上特点,工匠不仅注意了造型准确、比例均称、体态变化多样,而且还特别注意“神似”的追求,做到了以形写神。例如药师塔基座上的八大金刚力士石雕(右图),其挺胸昂首,威武雄壮地用双手举塔,充分表现了天王勇敢、坚毅、能上九天揽月的大无畏的民族英雄气概。 

形态优美飘逸的飞天是寺院石雕佛塔雕刻拱门上常见的装饰题材,辽阳北塔、庆州白塔、大明塔、庆华寺花塔等塔上都有飞天浮雕。尤其是庆华寺花塔上的两身飞天被刻画得更是优美动人,自由自在地在天空中飞翔的两身飞天,上身赤裸,肩饰长飘带,下着长裙,腰系同心结。在造型上,左右两边飞天均塑造成仰卧的姿态,由两边向中间飞舞,一只手托起花篮,另一只手伸向对方,一条腿前伸,另一条腿弯曲,飘带由外向内飘动。

为了避免动作的雷同、呆板,雕刻者在刻画手托花篮的动作上进行了一些变化,左边的飞天托花篮的小手臂垂直向上,而右边的飞天托花篮的手臂则是倾斜着向左上方托起,这两身飞天刻画各具情态,统一中求变化的风格,其造型别致,形态优美,形象特别生动。 寺院石雕经幢,石幢 乐伎也是寺院石雕佛塔雕刻上重要的装饰题材,乐伎一般雕刻在须弥座的束腰壶门上.乐舞艺人头梳高髻,肩饰长飘带,下着长裙,手持各种乐器,他们有的吹拉弹唱,有的随着音乐扭动着身躯。乐舞艺人生动活泼的造型,使佛塔形成了一种既庄严又有着浪漫色彩的艺术氛围。 

在院石雕佛塔平座上有很多花卉纹样,平座上的花卉草木题材多种多样,或独立成画,或用于其他主题雕刻的陪衬。总体来说,辽塔上的植物纹样的特点为工整细腻、生动自然。这些花卉纹样与主体雕刻遥相呼应,在形式上动静有序、疏密相间、错落有致、主次分明,刚劲有力的直线与柔和丰满的曲线交替使用,使得辽塔上的花卉草木装饰纹样极有秩序感且富有变化。如药师塔上的牡丹砖雕,或一团簇拥,或插在花篮中,叶片婆要、花瓣摇曳、富贵庄重、不觉堆庸、不觉死板,作品的视觉感染力很强。 

石雕佛塔上还有许多动物浮雕,无论狮子、山羊还是龙凤在雕刻技巧上都注重以形写神,因此这些动物造型被刻画的生动传神。如天宫寺塔的雕龙倚柱,其上的攀龙龙爪雄劲、体态矫健,形象生动栩栩如生,此龙纹不仅十分传神,而且在造型上还具有腾飞、遨游的动势,石雕飞龙用高浮雕的技法将腾云驾雾、张牙舞爪的盘龙刻画的惟妙惟肖。可见辽代工匠不仅雕缕技艺精湛,而且还特别注意动物造型传神的境界与动势塑造,以充分展示其动态和韵律美感。

九龙星石材